幼薇

私人抱图自留随意,不要商用,要转载到其他平台请私聊(ฅ>ω<*ฅ)
其实是杂食向……对cp没什么特殊的喜好(也可以说什么都吃→_→),没有对家。

不过产粮是几乎不会有cp向的,只有单人与友情亲情,其他请自由心证(ฅ>ω<*ฅ)
欢迎勾搭。

【全职全员】龙心(三)

继续爆肝……QAQ

【三】

 

还没等陈果走近,就看见月轮公会那几人愈发面色不善,叶修却相当从容地跟他们讲着话,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陈果顿时感到非常解气。

 

“那就这么定了,喏,我们老板也来了。”叶修笑着说。

“啧……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工作?”管事瞪着眼睛,但对着叶修的笑脸不好发火,只能把气发泄在旁边的小弟身上:“你!快给我去拿货!”

管事复而扭过头来对叶修道:“那个女老板的船没前途的,你不如到我们月轮公会来管事,待遇肯定比你在那船上当船员要好吧?”

叶修刚想回绝,还没开口就听已经走过来的陈果在后面道:“月管事在我这个老板眼皮底下挖人,不太好吧?”她极其自然地插入了他们的对话,“叶修,你们刚刚聊什么呢?”

 

叶修耸了耸肩,只听月管事气哼哼地说:“陈老板,你什么时候招了一个这么好的员工?刚刚这位兄弟没几分钟就愣是把我们的价提上去了。”他把合同递过来,“就按你之前谈的来,这批货给你们运,没问题吧?”

陈果一愣,看向叶修:“他说的是真的?”自己一个上午没谈下的合同,叶修几分钟就解决了?

“呵呵,小意思。”这笑容怎么看着有点嘲讽呢?

陈果看了一遍合同,确实是自己上午没谈成的那份。月轮公会有批货要运到荣耀大陆的西北侧,先前许诺的运费实在太低,陈果才没办法接受,但现在合同上的数字俨然是自己当初计算好的价格,这样一趟下来还能有不少盈余。

“这……”

“陈老板,你不会不同意吧?”

“当然没问题。”陈果连忙点头,之后双方又交换了一些细节,合同就算完全敲定了。在陈果和月管事谈话的时候,叶修只是叼着烟斗在一旁静静地站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分。

 

“下次再谈生意,你们兴欣可要给我们优先权啊!”临走前,月管事还不忘补充。

 

“可以啊你小子!怎么做到的?”

签好合同后,陈果才惊喜地拍了叶修一下,“那个月管事可是出了名的奸商,你居然能从他嘴里捞到油水!”

“那老板你还专门找个奸商做生意,是不是傻?”叶修撇嘴,陈果叹了口气:“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么?我们到得晚,也就剩几家出了名的难对付的能做生意了。哎,你别扯开话题呀,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也没什么。”叶修说,“我就是看了一下他们的货,发现他们先前的运输环节可能有点问题抬高了成本,就建议了一下,但是我要求他们按照你先前的出价来付运费……就这么简单。”

“你不是个船工吗?这个你也懂。”

“见多了,自然而然就懂一些。”叶修含糊着混过去了。

“……哦。”陈果点点头。

 

两人一同向船上走去,陈果边走边说:“你这几天加紧准备一下,明天船员就该就位了,过两天我们就出海。”

“还有其他人?”叶修这几天在船上,也同不少船员打过照面,还有几个印象特别深刻。

“大副还没到呢,也是一个姑娘,这几天回家探亲去了。”

叶修笑了:“老板,这还没船长呢,哪来的大副啊?”

陈果翻了个白眼:“你别提这事,早跟小唐说了叫她来当船长,她非不肯,说老板就是船长——哎,海上的事情我哪有她懂啊,这船长当了我面子也过不去呀,这事到最后没个结果,船长一职也就空了下来。哦,小唐就是大副,你把她当船长就是了。”

“一定一定。”叶修点头。两人上了船,甲板上有几名船员正在检修船上的设备,其中一人见到他们,连忙凑过来:“大神,你过来看看,这个东西好像坏了。”

“大神?”陈果眼皮一跳,“包子,你刚刚叫我什么?”却听叶修在那一旁答“好”,两人就这么把陈果晾在一边自顾自走了。

 

哦……原来是叫叶修啊。陈果哭笑不得。这包子大名包荣兴,是年初刚船上的水手,平日思维跳脱,生得人高马大看上去就很有安全感,再加上自来熟的性格,又讲义气,与其他水手都处的不错,也就被默认担任水手长了。

不过包子虽然自来熟,可没认识几天怎么就跟叶修这么熟了?还叫大神?

 

陈果在一旁看着叶修跟包子蹲在地上研究某个设备,叶修讲得简练却精准,包子在旁边连连点头。两个家伙把她完全当成了空气,讨论了老半天也依然兴致勃勃。

 

陈果倒没生气,只是有些疑惑,这个叶修真这么厉害?陈果虽然是老板,但主要负责船只的经营与谈生意,船上和操作有关的事情确实知道得不多。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招到了一个普通的打杂的船工,但跟叶修接触后短短几天,她反而有点糊涂了。这家伙来历不明,看不清底细,但陈果的阅历告诉她,这个男人,可能并不简单……

 

等小唐回来试试深浅吧。她想。

 

是夜,嘉世船队。

 

码头上一片灯火通明。苏沐橙坐在嘉世船内专给高级人员供餐的餐厅最角落,目光冷澈地看着热闹的码头,面前的餐盘却是动也未动。即使是在室内,她也依然戴着巨大的兜帽,风镜卡在额头,清秀的面容平添了几分英气。

没有人敢靠近她,这几天苏沐橙心情不好,谁都看得出来——自从某人失踪后。这个看上去年轻的女人比大多数的海员都有更丰富的阅历,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领航员,她在嘉世的地位举足轻重,甚至比大副刘皓更加有话语权。

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外面普通的水手不知道,但坐在这里的哪位不是在嘉世有点地位的人物?他们心知肚明,在刚刚结束的航行中,嘉世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斗神一叶之秋换人了。

一叶之秋——或者应该称他为叶秋,这也是这个叱咤风云的男人的真名。叶秋曾经带领这支船队开辟了海上的嘉世王朝,也是嘉世船队一直以来的船长。但近年来航海业发展迅速,神之领域的大船队越来越多,嘉世的贸易额度连年减少,去年甚至只能勉强做到收支平衡,课件环境之恶劣。

这或许不是叶秋的责任,但老板陶轩的不满意是藏不住的,嘉世船队外表上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明眼人都知道,其实他们正处在暴风眼的中心,已经逃不开一场狂风骤雨。而在这次航行前,陶轩带来了一名叫做孙翔的年轻人,据说是从越云船队挖来的。陶轩原本已经许多年没有随船了,但这次他却跟着船队一起出发,而他将孙翔安排在了最重要的船长室工作,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他要准备对叶秋动手了。

 

这注定是一次阴云密布的旅途,然而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意外就发生了。

在一个清晨,陶轩阴沉着脸将他们叫在一处,告诉他们叶秋已经于昨晚跳海,下落不明,从此孙翔代替叶秋成为船长“一叶之秋”。

说是下落不明,但在茫茫大海上,即使是水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有半分生还的机会。所有人都认为,叶秋已经死了。至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老板不说,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更何况他们之中有些人和叶秋有些疙疙瘩瘩,早就巴不得他赶快消失,虽不至于恨他致死,但也绝不可能对他的死表现出过分的沉痛。

 

苏沐橙与叶秋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密,情同兄妹。叶秋丧生大海,她是最难过的人,众人也能理解,但她的这份难过,更多的却化为了对这支船队的恨意,虽然她依然履行着自己的本分,但据内部消息,叶秋死后,苏沐橙测算的航线,陶轩都命人再测了一遍。

说不定苏沐橙也要走了,人们纷纷这样猜测。等这次航程清算完毕,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这里看见这个女孩。

 

 

苏沐橙知道很多人在看着自己。或许看着自己这般不痛快的神情,那些恨过叶秋的人内心又会痛快几分。

每当看见这些人的时候,她就恨不得揪住这些人的领子大声质问,叶秋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了?他为嘉世奉献了那么多,你们都看不到吗?

 

但每次叶秋都会默默地将她拉回来,用眼神示意她不必多言。叶秋从不在意这些,所以她也努力地装作不去在意。即使现在叶秋已经不在了,她还是选择一言不发。

她其实渐渐明白了,并不是无话可说,只是面对这些人,说再多都没用。

 

叶秋一定还活着,苏沐橙是这么认为的。过去几年比这更凶险的情况都经历过了,只是掉到海里去而已,叶秋怎么会出事呢?

即使这么安慰自己,她也依然不能否认自己心里依然有黑暗的一隅,那个可怕的可能性……如果叶秋真的和哥哥一样……她想着想着,眼圈就红了,连面前的汤碗都变得模糊起来。

 

但此时偏偏有人不知好歹,端着餐盘坐在了她面前的座位上。

苏沐橙抬起眼,惊奇地发现来人正是新任船长孙翔。孙翔盯着她的通红的眼睛,过了几秒,才有些奇怪地看着苏沐橙的餐盘嘀咕:“今天的菜有这么辣吗?”

 

苏沐橙:“……”

 

【永远出现在结尾的翔翔……QAQ】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