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薇

画画真的超级无敌慢……因为强迫症慢到自己都无法忍受那种…………

欢迎勾搭。

【全职全员】龙心(二)

*设定见前,这几章都是先交代背景什么的,顺便苏苏叶神(重点)

*可能手癌……


【二】

 

“叶修,你又在抽烟!快给我灭了!”

 

陈果刚把货物在船上安置好,气还没喘匀呢,就看见一个男人蹲在船舷边刷漆。他穿着洗得发旧的水手服,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肩头,说他在认真地干活吧,但手边夹着的烟斗怎么看怎么碍眼。被叫做叶修的人听老板娘这一吼,哆嗦了一下,缓缓站起身——就这么站着也不是好好地站,在陈果眼里就像一根歪斜的桅杆,在海风里摇摇欲坠。

 

“你啊,这才没来几天说过多少次,别老是叼着个烟斗在船上乱晃!我这木制的船可经不住你折腾。”陈果急火火地就要扑过去灭他的烟,被叶修眼明手快闪开了,还不忘提起搁在脚边的油漆桶。陈果怒目而视,叶修却嘿嘿一笑:“又不是在船舱里,再说我会注意不烧着的,你看这几天过去不挺安全?”

“……你!”陈果一哽,半天再没憋出一句斥责的话。这叶修吧,看着这么大一个人却挺没正形,平时也不打理自己,站在那里跟常年在船上风吹日晒的水手们一个邋遢样,但偏偏他又生得相当好看,五官标致不说,面上却还带着一种有些异于常人的妖异(姑且这么形容)的气质。这种感觉陈果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用“好看”来形容这个人都有些单薄了。也亏得这相貌,陈果几次都被他气得够呛,对着这脸却也真发不起大火,叶修要是再冲她笑一笑,她更是觉得说话大声点都觉得自己变粗鄙了起来。

 

“唉……你少抽点吧。”陈果最后只能无奈地摆摆手,“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偏偏抽烟抽这么凶,以后多注意点啊!”

“会的,会的!”叶修连忙点头,“谢谢老板。”说完他就又提着桶走到船舷边干活了。

陈果看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要不还是别住那里了,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收拾个新地方出来。”
“不了,锅炉室挺好的。”叶修头都没回,只是摆了摆手。

 

他这副完全不在意的态度让陈果感觉有些愧疚,不过他说挺好,也省的自己现在还要抽时间来整理一个杂物间出来。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陈果用了半个白天的时间,才谈妥了两笔生意。现在正是货船出海的旺季,码头停靠着几十艘大大小小的货轮,陈果的船不大,名气也不响,并不占什么优势,光是那些拼命压价的货商就让人头疼的了。

 

陈果在船上看着热闹的港口不住叹气,如果不能招揽到足够的货物,这一趟航程说不定连本都收不回来,身为老板的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此忧心。就在刚刚,月轮这个小商会差点没骑到她头上去,但那个出价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月轮商会的那几个管事更像是察觉了她的窘境才来狠敲一笔,陈果才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怎么了,老板?”一股烟草味从后面飘过来,陈果回头,猝不及防就被烟喷了一脸,见老板面色不善,叶修连忙把烟熄了。

“还能怎么了?”陈果没好气地说,“行情不好呗。”

“怎么个不好法?”

陈果翻了个白眼:“货凑不满,不就这样?”她扭头看着叶修好像没睡醒一样的神情,疑道:“你不是说在这行混了十年吗,怎么这个还要问?”

 

叶修讪讪道:“我以前在大船队,没有亲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

陈果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觉得他全身上下也就这张脸能配得上大船队水手的气质了:“大船队?哪个?有嘉世大吗?”

 

面对她这连珠炮般的发问,叶修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

 

叶修是几天前来陈果的船上找工作的——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太妥当,暴雨后的那个清晨,陈果打开舱门,还没迈出一步就看见一个浑身湿透的陌生男人站在甲板上,吓得她差点没当即喊人。

男人表情有些无辜地看着她,手里攥着一张已经差不多被泡烂的纸,然后摊开递到她眼前。陈果一看,是前几天自己张贴的招人启示,当时多印了几张没贴完,不知怎么的到了这个人手里。

“你是要来当船工的啊……不对,你是怎么跑到船上来的?”

男人没解释这一点,只是说自己叫叶修,来H镇找亲戚,没找到身上的钱却花得差不多了,想先找一份工维持生计,看到陈果这里有招人就找过来了。

陈果问了他几个跟船上有关的问题,叶修答得很快,她心想现在虽没那么缺人,但这人看上去是一个能手,再说顺便帮帮人家有什么不好的,就答应了。不过她要是能预见到没几天这家伙就把自己气得够呛,恐怕当时就不会这么干脆地同意了。

 

在给叶修安排住所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麻烦——原本一间应该给船员住的房间因为长年没人居住堆满了大型杂物,现在也空不出人手来整理,陈果有些尴尬,叶修却没事般地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锅炉室:“我住那里也可以的。”

“那怎么行?”陈果叫道,“我等会就叫人把你这里清理一下。”

“真不用了,老板。”叶修说,“在锅炉室给我支个吊床就成,现在是旺季,你不是正忙着吗?”

 

叶修还是执意在锅炉室住下了,陈果虽然勉强同意,但心里总惦记着这事,心想等一闲下来就一定要把房间给叶修收拾出来。

但叶修看上去是真的不怎么在意,他这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还真不知道是他的缺点还是长处了,看上去是没精神了点,但陈果交给他的工作他还是有好好做的。陈果这几天筹划着将自己的“兴欣号”翻新一遍,检修时免不了的,被剐蹭的地方该重新上漆的还是要补上,事情又多又杂,叶修乍一看慢悠悠的,几天下来工作却做得让陈果相当满意。

 

陈果对这个清秀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问他在海上干了多久,叶修想了想,叼着烟道,差不多十年吧。

 

听到这个答案陈果差点没把眼珠子瞪下来,十年前航海业才刚刚开始起步,这家伙那时候也才十来岁吧,那时候就跟着在海上跑了?

但叶修都这么说了,陈果也就将信将疑地接受了。如今叶修又说自己是大船队出来的,让陈果更加好奇——十年前就有的大船队也就那么几支,陈果不由地想到了嘉世。转念一想又不对,嘉世船员的待遇相当好,如果叶修真的在上面,哪里需要放弃稳定又高薪的工作来自己这里受气呢?

 

肯定不是嘉世!陈果已经如此想了。

 

她回过神来,看见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绕到她前面去,通过踏板下船上了岸,正和码头边上守着货的那几个管事聊着呢。

 

陈果目瞪口呆,那几个人……不就是刚刚和自己谈崩了的月轮公会的管事吗?!叶修找他们做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