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薇

画画真的超级无敌慢……因为强迫症慢到自己都无法忍受那种…………

欢迎勾搭。

【全职全员】龙心(一)

深夜突然激动决定开一个坑,然后找资料找到手软,原本是打算画一些au的图,但是人设都没画出来就因为脑洞太大开始写文了……好久没写文手都生了。


一些算不上预警的预警(或者是简介):

*非常奇怪的大航海时代paro,不科学有(可能就没有科学),一些涉及专业知识的部分虽然有查,但是不是专业人士……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2333

*应该是长篇,……不保证不坑的那种,目前是分为上篇和下篇,上篇里有些情节里可能有原著的影子,还是叶修中心。

*没有cp,围观的小天使们可以自由心证,但是就不要求给cp加戏了(我一个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人还要看别人秀恩爱太虐了,做不来。)

*更新随心掉落,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是我的爱呀QVQ

*因为脑洞开得比手速快有时候有些手癌,文字表达清汤寡水,嗯……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序】

 

陈果是被窗外的雷鸣惊醒的。

 

虽然极其不情愿地被拖出梦乡,但刚刚的轰响实在是太让人无法忽视,就算在危机四伏的海上也很少会有这种糟糕的情况。她没有点亮油灯,只是就着微弱的视力迷迷糊糊地朝窗外看了一眼。

 

霎时惨白的电光将整个舱房都映亮了几分,陈果瞪大了眼睛,细长的电弧几乎将海面点燃,蓝紫色的火焰在不平静的浪花上翻滚跳跃,雨声渐渐大了,将密封的船舱包裹了起来,不过没什么风,雨点直直地倾泻在甲板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声势浩大,黑夜里原本静寂的港口顷刻被笼罩在一片蒸腾而起的朦胧中。这种阵势虽然不常见,但年纪轻轻已经见多识广的陈果却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是一场雨罢了,风势不大便没什么可担忧的。港口旁的居民区陆续亮起了几个窗口,但很快也便接二连三地熄灭了——看来他们的想法和陈果差不多。

 

“这种旱季也会有这么大的雨啊,真稀奇……”陈果嘀咕。

 

她打了个哈欠,明天还要早起组织人手到岸上装货,离天亮不过数小时,如此宝贵的睡眠时间可容不得打扰。她心里只是略微抱怨了一下,便重新躺回床上卷着被子睡了,很快就想起了轻微的鼾声。

 

而在舷窗外的暴雨中,一个黑影就着夜色从漆黑的海水中窜出,抓着木质船身外的铁梯三两下就轻松跃过船舷,稳稳地落在甲板上。他浑身都湿透了,粗糙的衣物耷拉在他身上静静地贴着皮肤,显得沉重且可笑,但他毫不在意,用一双泛着暗淡的金光的眼睛潦草地扫视了一遍这艘稍显简陋的三桅帆船,便踏着水花向船舱的方向走去。

 

雨依然下着。

 

【上】

 

【一】

 

“听说了没有,嘉世来了!”

 

“哎……不用想也知道人家又从神之领域运了不少好货,不知道这次要来待几天啊?”

 

“人家待几天管我们什么事,那可是大船队,还带着上好的武器,又有斗神一叶之秋在,哪次不是赚的盆丰钵满?我们这种小船,就只能偷偷腥,吃人家嘴边捡剩的咯!”

 

连绵不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彻底结束了。名叫陈果的女人梳着干练的发型,穿着对于年轻女子来说有些老气的外套与长裙,正指挥着人将货物往船上搬,不由地就听到了这些闲言。

 

虽然地面还有些潮湿,但一大早,H镇的港口就显得热闹非凡,船舶业是这个繁华的小镇的核心产业,每天都有大量的船只从这里出发或者入港,港口边上则多是船运公司和商户与当地人或者货船们进行着舶来品贸易活动。

 

陈果的船就是其中的一员,与许多只是临时停靠在这里的船队不同,陈果就是从这里发家的,当年她的父亲决定在此下海,从一名船工开始兢兢业业地开创自己的事业,终于有了自己的一艘船。陈果从小就在船上长大,即使停靠在港口,她也习惯性地住在船上,完全当做自己家。如今她接手了父亲的船,身为老板需要经常上岸采购与谈生意,这一习惯也依然没有改变。

 

码头边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讨论着大都是嘉世回港的事情。陈果听着,内心对这些人却相当不以为然。嘉世这支船队的名号无论在荣耀大陆的外围还是核心神之领域都赫赫有名,八年前就成为船舶业的巨头,创立首年就顺利地打入神之领域,从此将那里作为据点。除非是要出外海的业务,几乎不随便在普通港口停靠。

这些人如此议论也无可厚非,但在此生活的陈果清楚,嘉世船队当年就是从H镇的这个小港口创立开始,一步一步走上巅峰的,那时候嘉世只有一艘船,原本也该泯然于众人,但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将历史彻底改写了。

 

斗神,一叶之秋!

 

说到这个名字,在海上可是如雷贯耳,凡是和这片大海有所关联的,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已经在海上回响了多年的大名,他同时也是一个让人类这个种族在海域从此拥有一席之地的开创者。

嘉世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与这个代号为一叶之秋的男人密不可分,可以说,如果没有斗神,嘉世不可能如此发扬光大。

在斗神之前,大海一直是人类难以涉足开拓的领地,深不可测的大海里生活着众多神秘的种族,其中还有不少对人类抱有过分的敌意,先前下海的船队往往都是有去无回。换做当年,陈果这样的相当简陋的小船,就绝不可能有勇气接触到深海。

 

但斗神改变了这一切。世人未曾得见一叶之秋的真容,但猜测只多不少,有人说斗神并非纯血人类,乃人类与海洋种族的混血之子;还有人认为斗神得到了黑魔法的垂青……甚至还有人认为斗神并不是一个人,在这个名号的背后有一群掌握各个领域顶尖技术的学者与战士……众说纷纭,但究竟谁说的是真相,大概也只有嘉世的人清楚了吧。但嘉世对此一直守口如瓶,一叶之秋也似乎从来都生活在船上,时至今日,这个男人的存在依旧是一个谜。

 

但陈果一直认为,一叶之秋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个开创了大航海时代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即使近年来随着航海业的发展,许多种族与各方势力的介入使得嘉世船队和斗神的光辉不再如昔日那么璀璨,但一叶之秋的辉煌是不会被遗忘的,如今嘉世船队这个庞然大物的到港引起的轰动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也有不少人希望借此机会能一睹斗神的真容,一大早嘉世船队停靠的地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陈果的父亲白手起家的时候,嘉世的名号还没有打响,在父亲事业有成的那几年,也是嘉世如日中天的那几年。陈果一直认为,嘉世的身上是有自己父亲的影子的,嘉世的崛起代表着一个大时代,而父亲则跟随着这个时代。

所以陈果对嘉世一直抱有着一种特殊的崇敬感,可以说,她一直以嘉世为榜样激励着自己,作为女人,她没有选择随社会大流去相夫教子,而选择这个年纪还在海上漂泊,嘉世的存在就是鼓舞她的动力。比起这些在码头边闲聊围观的人,她心中怀着更深的热忱,但这不一定非要用言语表达出来,光是在这里远远地看着嘉世的船队,她就得到了激励。

 

她正打算指挥着临时雇来的伙夫搬着货物回船上,却听闻身后一阵骚动,也听不清人们在喊什么。她回头望去,只能看见嘉世船队中最大也是最精良的那艘船上陆陆续续下来了不少人。

 

是要卸货吗?陈果想,不觉就被那边吸引了注意力。可以看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陈果认得这人,嘉世的老板陶轩。嘉世成名后,这个男人也一跃成为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这前前后后要说最大的获益人非他无疑。

陶轩边往下走边朝大家挥手,笑得春风满面,倒是摆足了架子。但最吸引注意力的明显不是他,而是跟在他后面半步左右的一个身形高大,裹着斗篷的男人。

 

陶轩不算面生,在社交场上经常露面,但哪次见他带着这样一个人?离老板走得这样近,定然地位非凡,一个答案几乎在瞬间蹦了出来。

 

“难道是一叶之秋!?”

陈果惊叹,周围的喧哗她都听不到了,只是直愣愣地盯着陶轩冲那个男人笑了笑,似乎说了什么,男人闻言便伸手摘下了斗篷的兜帽,一瞬间露出金色的发丝便被咸腥的海风吹乱。

 

“这就是…斗神吗……”

陈果盯着那张对于一个成熟男人来说有些年轻的脸,喃喃自语。


【孙翔:哈哈哈,我才是主角,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

叶修:你可拉倒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