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薇

画画真的超级无敌慢……因为强迫症慢到自己都无法忍受那种…………

欢迎勾搭。

咦……是我的错觉吗,现在紫薇的live2D和以前宣传的时候不太一样呢……
比如……以前的感觉更邪魅一些2333莫名喜欢
12为以前的,3是刚截的

喵喵喵?我可能遇到了假的飞燕?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语音太撩了……

放大看特别糙……特别糙……

虽然tag是蛇燕但是拿这张来求灵蛇是不是显得非常没有诚意……(心虚)

其实私心是战损,想开一个飞燕因为战损而逐渐化为原型的脑洞(可能有毛病),本来打算画几道伤口爆爆衣的画完却发现有点舍不得在人家脸上动刀子就这样了……

(其实就是懒……)

怒氪一发,脱非入欧……

【全职全员】龙心(三)

继续爆肝……QAQ

【三】

 

还没等陈果走近,就看见月轮公会那几人愈发面色不善,叶修却相当从容地跟他们讲着话,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陈果顿时感到非常解气。

 

“那就这么定了,喏,我们老板也来了。”叶修笑着说。

“啧……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工作?”管事瞪着眼睛,但对着叶修的笑脸不好发火,只能把气发泄在旁边的小弟身上:“你!快给我去拿货!”

管事复而扭过头来对叶修道:“那个女老板的船没前途的,你不如到我们月轮公会来管事,待遇肯定比你在那船上当船员要好吧?”

叶修刚想回绝,还没开口就听已经走过来的陈果在后面道:“月管事在我这个老板眼皮底下挖人,不太好吧?”她极其自然地插入了他们的对话,“叶修,你们刚刚聊什么呢?”

 

叶修耸了耸肩,只听月管事气哼哼地说:“陈老板,你什么时候招了一个这么好的员工?刚刚这位兄弟没几分钟就愣是把我们的价提上去了。”他把合同递过来,“就按你之前谈的来,这批货给你们运,没问题吧?”

陈果一愣,看向叶修:“他说的是真的?”自己一个上午没谈下的合同,叶修几分钟就解决了?

“呵呵,小意思。”这笑容怎么看着有点嘲讽呢?

陈果看了一遍合同,确实是自己上午没谈成的那份。月轮公会有批货要运到荣耀大陆的西北侧,先前许诺的运费实在太低,陈果才没办法接受,但现在合同上的数字俨然是自己当初计算好的价格,这样一趟下来还能有不少盈余。

“这……”

“陈老板,你不会不同意吧?”

“当然没问题。”陈果连忙点头,之后双方又交换了一些细节,合同就算完全敲定了。在陈果和月管事谈话的时候,叶修只是叼着烟斗在一旁静静地站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分。

 

“下次再谈生意,你们兴欣可要给我们优先权啊!”临走前,月管事还不忘补充。

 

“可以啊你小子!怎么做到的?”

签好合同后,陈果才惊喜地拍了叶修一下,“那个月管事可是出了名的奸商,你居然能从他嘴里捞到油水!”

“那老板你还专门找个奸商做生意,是不是傻?”叶修撇嘴,陈果叹了口气:“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么?我们到得晚,也就剩几家出了名的难对付的能做生意了。哎,你别扯开话题呀,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也没什么。”叶修说,“我就是看了一下他们的货,发现他们先前的运输环节可能有点问题抬高了成本,就建议了一下,但是我要求他们按照你先前的出价来付运费……就这么简单。”

“你不是个船工吗?这个你也懂。”

“见多了,自然而然就懂一些。”叶修含糊着混过去了。

“……哦。”陈果点点头。

 

两人一同向船上走去,陈果边走边说:“你这几天加紧准备一下,明天船员就该就位了,过两天我们就出海。”

“还有其他人?”叶修这几天在船上,也同不少船员打过照面,还有几个印象特别深刻。

“大副还没到呢,也是一个姑娘,这几天回家探亲去了。”

叶修笑了:“老板,这还没船长呢,哪来的大副啊?”

陈果翻了个白眼:“你别提这事,早跟小唐说了叫她来当船长,她非不肯,说老板就是船长——哎,海上的事情我哪有她懂啊,这船长当了我面子也过不去呀,这事到最后没个结果,船长一职也就空了下来。哦,小唐就是大副,你把她当船长就是了。”

“一定一定。”叶修点头。两人上了船,甲板上有几名船员正在检修船上的设备,其中一人见到他们,连忙凑过来:“大神,你过来看看,这个东西好像坏了。”

“大神?”陈果眼皮一跳,“包子,你刚刚叫我什么?”却听叶修在那一旁答“好”,两人就这么把陈果晾在一边自顾自走了。

 

哦……原来是叫叶修啊。陈果哭笑不得。这包子大名包荣兴,是年初刚船上的水手,平日思维跳脱,生得人高马大看上去就很有安全感,再加上自来熟的性格,又讲义气,与其他水手都处的不错,也就被默认担任水手长了。

不过包子虽然自来熟,可没认识几天怎么就跟叶修这么熟了?还叫大神?

 

陈果在一旁看着叶修跟包子蹲在地上研究某个设备,叶修讲得简练却精准,包子在旁边连连点头。两个家伙把她完全当成了空气,讨论了老半天也依然兴致勃勃。

 

陈果倒没生气,只是有些疑惑,这个叶修真这么厉害?陈果虽然是老板,但主要负责船只的经营与谈生意,船上和操作有关的事情确实知道得不多。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招到了一个普通的打杂的船工,但跟叶修接触后短短几天,她反而有点糊涂了。这家伙来历不明,看不清底细,但陈果的阅历告诉她,这个男人,可能并不简单……

 

等小唐回来试试深浅吧。她想。

 

是夜,嘉世船队。

 

码头上一片灯火通明。苏沐橙坐在嘉世船内专给高级人员供餐的餐厅最角落,目光冷澈地看着热闹的码头,面前的餐盘却是动也未动。即使是在室内,她也依然戴着巨大的兜帽,风镜卡在额头,清秀的面容平添了几分英气。

没有人敢靠近她,这几天苏沐橙心情不好,谁都看得出来——自从某人失踪后。这个看上去年轻的女人比大多数的海员都有更丰富的阅历,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领航员,她在嘉世的地位举足轻重,甚至比大副刘皓更加有话语权。

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外面普通的水手不知道,但坐在这里的哪位不是在嘉世有点地位的人物?他们心知肚明,在刚刚结束的航行中,嘉世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斗神一叶之秋换人了。

一叶之秋——或者应该称他为叶秋,这也是这个叱咤风云的男人的真名。叶秋曾经带领这支船队开辟了海上的嘉世王朝,也是嘉世船队一直以来的船长。但近年来航海业发展迅速,神之领域的大船队越来越多,嘉世的贸易额度连年减少,去年甚至只能勉强做到收支平衡,课件环境之恶劣。

这或许不是叶秋的责任,但老板陶轩的不满意是藏不住的,嘉世船队外表上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明眼人都知道,其实他们正处在暴风眼的中心,已经逃不开一场狂风骤雨。而在这次航行前,陶轩带来了一名叫做孙翔的年轻人,据说是从越云船队挖来的。陶轩原本已经许多年没有随船了,但这次他却跟着船队一起出发,而他将孙翔安排在了最重要的船长室工作,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他要准备对叶秋动手了。

 

这注定是一次阴云密布的旅途,然而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意外就发生了。

在一个清晨,陶轩阴沉着脸将他们叫在一处,告诉他们叶秋已经于昨晚跳海,下落不明,从此孙翔代替叶秋成为船长“一叶之秋”。

说是下落不明,但在茫茫大海上,即使是水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有半分生还的机会。所有人都认为,叶秋已经死了。至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老板不说,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更何况他们之中有些人和叶秋有些疙疙瘩瘩,早就巴不得他赶快消失,虽不至于恨他致死,但也绝不可能对他的死表现出过分的沉痛。

 

苏沐橙与叶秋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密,情同兄妹。叶秋丧生大海,她是最难过的人,众人也能理解,但她的这份难过,更多的却化为了对这支船队的恨意,虽然她依然履行着自己的本分,但据内部消息,叶秋死后,苏沐橙测算的航线,陶轩都命人再测了一遍。

说不定苏沐橙也要走了,人们纷纷这样猜测。等这次航程清算完毕,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这里看见这个女孩。

 

 

苏沐橙知道很多人在看着自己。或许看着自己这般不痛快的神情,那些恨过叶秋的人内心又会痛快几分。

每当看见这些人的时候,她就恨不得揪住这些人的领子大声质问,叶秋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了?他为嘉世奉献了那么多,你们都看不到吗?

 

但每次叶秋都会默默地将她拉回来,用眼神示意她不必多言。叶秋从不在意这些,所以她也努力地装作不去在意。即使现在叶秋已经不在了,她还是选择一言不发。

她其实渐渐明白了,并不是无话可说,只是面对这些人,说再多都没用。

 

叶秋一定还活着,苏沐橙是这么认为的。过去几年比这更凶险的情况都经历过了,只是掉到海里去而已,叶秋怎么会出事呢?

即使这么安慰自己,她也依然不能否认自己心里依然有黑暗的一隅,那个可怕的可能性……如果叶秋真的和哥哥一样……她想着想着,眼圈就红了,连面前的汤碗都变得模糊起来。

 

但此时偏偏有人不知好歹,端着餐盘坐在了她面前的座位上。

苏沐橙抬起眼,惊奇地发现来人正是新任船长孙翔。孙翔盯着她的通红的眼睛,过了几秒,才有些奇怪地看着苏沐橙的餐盘嘀咕:“今天的菜有这么辣吗?”

 

苏沐橙:“……”

 

【永远出现在结尾的翔翔……QAQ】

【全职全员】龙心(二)

*设定见前,这几章都是先交代背景什么的,顺便苏苏叶神(重点)

*可能手癌……


【二】

 

“叶修,你又在抽烟!快给我灭了!”

 

陈果刚把货物在船上安置好,气还没喘匀呢,就看见一个男人蹲在船舷边刷漆。他穿着洗得发旧的水手服,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肩头,说他在认真地干活吧,但手边夹着的烟斗怎么看怎么碍眼。被叫做叶修的人听老板娘这一吼,哆嗦了一下,缓缓站起身——就这么站着也不是好好地站,在陈果眼里就像一根歪斜的桅杆,在海风里摇摇欲坠。

 

“你啊,这才没来几天说过多少次,别老是叼着个烟斗在船上乱晃!我这木制的船可经不住你折腾。”陈果急火火地就要扑过去灭他的烟,被叶修眼明手快闪开了,还不忘提起搁在脚边的油漆桶。陈果怒目而视,叶修却嘿嘿一笑:“又不是在船舱里,再说我会注意不烧着的,你看这几天过去不挺安全?”

“……你!”陈果一哽,半天再没憋出一句斥责的话。这叶修吧,看着这么大一个人却挺没正形,平时也不打理自己,站在那里跟常年在船上风吹日晒的水手们一个邋遢样,但偏偏他又生得相当好看,五官标致不说,面上却还带着一种有些异于常人的妖异(姑且这么形容)的气质。这种感觉陈果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用“好看”来形容这个人都有些单薄了。也亏得这相貌,陈果几次都被他气得够呛,对着这脸却也真发不起大火,叶修要是再冲她笑一笑,她更是觉得说话大声点都觉得自己变粗鄙了起来。

 

“唉……你少抽点吧。”陈果最后只能无奈地摆摆手,“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偏偏抽烟抽这么凶,以后多注意点啊!”

“会的,会的!”叶修连忙点头,“谢谢老板。”说完他就又提着桶走到船舷边干活了。

陈果看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要不还是别住那里了,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收拾个新地方出来。”
“不了,锅炉室挺好的。”叶修头都没回,只是摆了摆手。

 

他这副完全不在意的态度让陈果感觉有些愧疚,不过他说挺好,也省的自己现在还要抽时间来整理一个杂物间出来。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陈果用了半个白天的时间,才谈妥了两笔生意。现在正是货船出海的旺季,码头停靠着几十艘大大小小的货轮,陈果的船不大,名气也不响,并不占什么优势,光是那些拼命压价的货商就让人头疼的了。

 

陈果在船上看着热闹的港口不住叹气,如果不能招揽到足够的货物,这一趟航程说不定连本都收不回来,身为老板的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此忧心。就在刚刚,月轮这个小商会差点没骑到她头上去,但那个出价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月轮商会的那几个管事更像是察觉了她的窘境才来狠敲一笔,陈果才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怎么了,老板?”一股烟草味从后面飘过来,陈果回头,猝不及防就被烟喷了一脸,见老板面色不善,叶修连忙把烟熄了。

“还能怎么了?”陈果没好气地说,“行情不好呗。”

“怎么个不好法?”

陈果翻了个白眼:“货凑不满,不就这样?”她扭头看着叶修好像没睡醒一样的神情,疑道:“你不是说在这行混了十年吗,怎么这个还要问?”

 

叶修讪讪道:“我以前在大船队,没有亲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

陈果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觉得他全身上下也就这张脸能配得上大船队水手的气质了:“大船队?哪个?有嘉世大吗?”

 

面对她这连珠炮般的发问,叶修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

 

叶修是几天前来陈果的船上找工作的——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太妥当,暴雨后的那个清晨,陈果打开舱门,还没迈出一步就看见一个浑身湿透的陌生男人站在甲板上,吓得她差点没当即喊人。

男人表情有些无辜地看着她,手里攥着一张已经差不多被泡烂的纸,然后摊开递到她眼前。陈果一看,是前几天自己张贴的招人启示,当时多印了几张没贴完,不知怎么的到了这个人手里。

“你是要来当船工的啊……不对,你是怎么跑到船上来的?”

男人没解释这一点,只是说自己叫叶修,来H镇找亲戚,没找到身上的钱却花得差不多了,想先找一份工维持生计,看到陈果这里有招人就找过来了。

陈果问了他几个跟船上有关的问题,叶修答得很快,她心想现在虽没那么缺人,但这人看上去是一个能手,再说顺便帮帮人家有什么不好的,就答应了。不过她要是能预见到没几天这家伙就把自己气得够呛,恐怕当时就不会这么干脆地同意了。

 

在给叶修安排住所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麻烦——原本一间应该给船员住的房间因为长年没人居住堆满了大型杂物,现在也空不出人手来整理,陈果有些尴尬,叶修却没事般地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锅炉室:“我住那里也可以的。”

“那怎么行?”陈果叫道,“我等会就叫人把你这里清理一下。”

“真不用了,老板。”叶修说,“在锅炉室给我支个吊床就成,现在是旺季,你不是正忙着吗?”

 

叶修还是执意在锅炉室住下了,陈果虽然勉强同意,但心里总惦记着这事,心想等一闲下来就一定要把房间给叶修收拾出来。

但叶修看上去是真的不怎么在意,他这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还真不知道是他的缺点还是长处了,看上去是没精神了点,但陈果交给他的工作他还是有好好做的。陈果这几天筹划着将自己的“兴欣号”翻新一遍,检修时免不了的,被剐蹭的地方该重新上漆的还是要补上,事情又多又杂,叶修乍一看慢悠悠的,几天下来工作却做得让陈果相当满意。

 

陈果对这个清秀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问他在海上干了多久,叶修想了想,叼着烟道,差不多十年吧。

 

听到这个答案陈果差点没把眼珠子瞪下来,十年前航海业才刚刚开始起步,这家伙那时候也才十来岁吧,那时候就跟着在海上跑了?

但叶修都这么说了,陈果也就将信将疑地接受了。如今叶修又说自己是大船队出来的,让陈果更加好奇——十年前就有的大船队也就那么几支,陈果不由地想到了嘉世。转念一想又不对,嘉世船员的待遇相当好,如果叶修真的在上面,哪里需要放弃稳定又高薪的工作来自己这里受气呢?

 

肯定不是嘉世!陈果已经如此想了。

 

她回过神来,看见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绕到她前面去,通过踏板下船上了岸,正和码头边上守着货的那几个管事聊着呢。

 

陈果目瞪口呆,那几个人……不就是刚刚和自己谈崩了的月轮公会的管事吗?!叶修找他们做什么?

 


【全职全员】龙心(一)

深夜突然激动决定开一个坑,然后找资料找到手软,原本是打算画一些au的图,但是人设都没画出来就因为脑洞太大开始写文了……好久没写文手都生了。


一些算不上预警的预警(或者是简介):

*非常奇怪的大航海时代paro,不科学有(可能就没有科学),一些涉及专业知识的部分虽然有查,但是不是专业人士……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2333

*应该是长篇,……不保证不坑的那种,目前是分为上篇和下篇,上篇里有些情节里可能有原著的影子,还是叶修中心。

*没有cp,围观的小天使们可以自由心证,但是就不要求给cp加戏了(我一个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人还要看别人秀恩爱太虐了,做不来。)

*更新随心掉落,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是我的爱呀QVQ

*因为脑洞开得比手速快有时候有些手癌,文字表达清汤寡水,嗯……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序】

 

陈果是被窗外的雷鸣惊醒的。

 

虽然极其不情愿地被拖出梦乡,但刚刚的轰响实在是太让人无法忽视,就算在危机四伏的海上也很少会有这种糟糕的情况。她没有点亮油灯,只是就着微弱的视力迷迷糊糊地朝窗外看了一眼。

 

霎时惨白的电光将整个舱房都映亮了几分,陈果瞪大了眼睛,细长的电弧几乎将海面点燃,蓝紫色的火焰在不平静的浪花上翻滚跳跃,雨声渐渐大了,将密封的船舱包裹了起来,不过没什么风,雨点直直地倾泻在甲板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声势浩大,黑夜里原本静寂的港口顷刻被笼罩在一片蒸腾而起的朦胧中。这种阵势虽然不常见,但年纪轻轻已经见多识广的陈果却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是一场雨罢了,风势不大便没什么可担忧的。港口旁的居民区陆续亮起了几个窗口,但很快也便接二连三地熄灭了——看来他们的想法和陈果差不多。

 

“这种旱季也会有这么大的雨啊,真稀奇……”陈果嘀咕。

 

她打了个哈欠,明天还要早起组织人手到岸上装货,离天亮不过数小时,如此宝贵的睡眠时间可容不得打扰。她心里只是略微抱怨了一下,便重新躺回床上卷着被子睡了,很快就想起了轻微的鼾声。

 

而在舷窗外的暴雨中,一个黑影就着夜色从漆黑的海水中窜出,抓着木质船身外的铁梯三两下就轻松跃过船舷,稳稳地落在甲板上。他浑身都湿透了,粗糙的衣物耷拉在他身上静静地贴着皮肤,显得沉重且可笑,但他毫不在意,用一双泛着暗淡的金光的眼睛潦草地扫视了一遍这艘稍显简陋的三桅帆船,便踏着水花向船舱的方向走去。

 

雨依然下着。

 

【上】

 

【一】

 

“听说了没有,嘉世来了!”

 

“哎……不用想也知道人家又从神之领域运了不少好货,不知道这次要来待几天啊?”

 

“人家待几天管我们什么事,那可是大船队,还带着上好的武器,又有斗神一叶之秋在,哪次不是赚的盆丰钵满?我们这种小船,就只能偷偷腥,吃人家嘴边捡剩的咯!”

 

连绵不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彻底结束了。名叫陈果的女人梳着干练的发型,穿着对于年轻女子来说有些老气的外套与长裙,正指挥着人将货物往船上搬,不由地就听到了这些闲言。

 

虽然地面还有些潮湿,但一大早,H镇的港口就显得热闹非凡,船舶业是这个繁华的小镇的核心产业,每天都有大量的船只从这里出发或者入港,港口边上则多是船运公司和商户与当地人或者货船们进行着舶来品贸易活动。

 

陈果的船就是其中的一员,与许多只是临时停靠在这里的船队不同,陈果就是从这里发家的,当年她的父亲决定在此下海,从一名船工开始兢兢业业地开创自己的事业,终于有了自己的一艘船。陈果从小就在船上长大,即使停靠在港口,她也习惯性地住在船上,完全当做自己家。如今她接手了父亲的船,身为老板需要经常上岸采购与谈生意,这一习惯也依然没有改变。

 

码头边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讨论着大都是嘉世回港的事情。陈果听着,内心对这些人却相当不以为然。嘉世这支船队的名号无论在荣耀大陆的外围还是核心神之领域都赫赫有名,八年前就成为船舶业的巨头,创立首年就顺利地打入神之领域,从此将那里作为据点。除非是要出外海的业务,几乎不随便在普通港口停靠。

这些人如此议论也无可厚非,但在此生活的陈果清楚,嘉世船队当年就是从H镇的这个小港口创立开始,一步一步走上巅峰的,那时候嘉世只有一艘船,原本也该泯然于众人,但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将历史彻底改写了。

 

斗神,一叶之秋!

 

说到这个名字,在海上可是如雷贯耳,凡是和这片大海有所关联的,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已经在海上回响了多年的大名,他同时也是一个让人类这个种族在海域从此拥有一席之地的开创者。

嘉世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与这个代号为一叶之秋的男人密不可分,可以说,如果没有斗神,嘉世不可能如此发扬光大。

在斗神之前,大海一直是人类难以涉足开拓的领地,深不可测的大海里生活着众多神秘的种族,其中还有不少对人类抱有过分的敌意,先前下海的船队往往都是有去无回。换做当年,陈果这样的相当简陋的小船,就绝不可能有勇气接触到深海。

 

但斗神改变了这一切。世人未曾得见一叶之秋的真容,但猜测只多不少,有人说斗神并非纯血人类,乃人类与海洋种族的混血之子;还有人认为斗神得到了黑魔法的垂青……甚至还有人认为斗神并不是一个人,在这个名号的背后有一群掌握各个领域顶尖技术的学者与战士……众说纷纭,但究竟谁说的是真相,大概也只有嘉世的人清楚了吧。但嘉世对此一直守口如瓶,一叶之秋也似乎从来都生活在船上,时至今日,这个男人的存在依旧是一个谜。

 

但陈果一直认为,一叶之秋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个开创了大航海时代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即使近年来随着航海业的发展,许多种族与各方势力的介入使得嘉世船队和斗神的光辉不再如昔日那么璀璨,但一叶之秋的辉煌是不会被遗忘的,如今嘉世船队这个庞然大物的到港引起的轰动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也有不少人希望借此机会能一睹斗神的真容,一大早嘉世船队停靠的地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陈果的父亲白手起家的时候,嘉世的名号还没有打响,在父亲事业有成的那几年,也是嘉世如日中天的那几年。陈果一直认为,嘉世的身上是有自己父亲的影子的,嘉世的崛起代表着一个大时代,而父亲则跟随着这个时代。

所以陈果对嘉世一直抱有着一种特殊的崇敬感,可以说,她一直以嘉世为榜样激励着自己,作为女人,她没有选择随社会大流去相夫教子,而选择这个年纪还在海上漂泊,嘉世的存在就是鼓舞她的动力。比起这些在码头边闲聊围观的人,她心中怀着更深的热忱,但这不一定非要用言语表达出来,光是在这里远远地看着嘉世的船队,她就得到了激励。

 

她正打算指挥着临时雇来的伙夫搬着货物回船上,却听闻身后一阵骚动,也听不清人们在喊什么。她回头望去,只能看见嘉世船队中最大也是最精良的那艘船上陆陆续续下来了不少人。

 

是要卸货吗?陈果想,不觉就被那边吸引了注意力。可以看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陈果认得这人,嘉世的老板陶轩。嘉世成名后,这个男人也一跃成为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这前前后后要说最大的获益人非他无疑。

陶轩边往下走边朝大家挥手,笑得春风满面,倒是摆足了架子。但最吸引注意力的明显不是他,而是跟在他后面半步左右的一个身形高大,裹着斗篷的男人。

 

陶轩不算面生,在社交场上经常露面,但哪次见他带着这样一个人?离老板走得这样近,定然地位非凡,一个答案几乎在瞬间蹦了出来。

 

“难道是一叶之秋!?”

陈果惊叹,周围的喧哗她都听不到了,只是直愣愣地盯着陶轩冲那个男人笑了笑,似乎说了什么,男人闻言便伸手摘下了斗篷的兜帽,一瞬间露出金色的发丝便被咸腥的海风吹乱。

 

“这就是…斗神吗……”

陈果盯着那张对于一个成熟男人来说有些年轻的脸,喃喃自语。


【孙翔:哈哈哈,我才是主角,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

叶修:你可拉倒吧……】

嗯……在这个tag发图的话……会不会掉马呀……╭(°A°`)╮

……大概是……上一张图的十年前?
想画一种类似于养子与徒弟之间的关系……
老魏有借鉴角川的插图……
(一张图摸了二十天……真是让人崩溃的手速啊……)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ฅ>ω

……第一次画厚涂,感觉每一笔都像画出了新世界2333。
少天和文州的衣服有借鉴动画的原设定……(虽然是这么说其实完全不懂夜雨声烦的衣服是什么套路……衣服是长在铠甲上的吗……于是就自己脑补了……╭(°A°`)╮)